不可一日无竹的华夏君子

那些不可一日无竹的华夏君子

 

 

a

绿竹青青,人家的庭院里、郊外山野间,不论远近,普遍能见到竹子的踪影。绿竹猗猗,撑开朗朗云天,贞节风骨在华夏文明中织就了“不可一日无竹”的情怀。

 

竹 文化内涵丰富多采

竹叶青青,清香端午。竹叶香是传统的粽香,留连唇齿间的节俗印记。夏天也正是吃竹笋的好季节。中国产竹的地方很多,就地取材,应用在端午节里作为包粽的粽叶,也广泛应用在生活的各个层面。

 

由竹子产生的文化内容,也多得数不胜数。古人曾用竹简书写记录,文天祥说:“留取丹心照汗青”,竹简史册,记载了多少风流人物的卓越人生、片片丹心!许多清流名士也以竹石图、竹诗词文来表心迹。不管物质上或精神上,竹子都给人慰藉。中华文化中,称颂“梅兰竹菊”为“四君子”;在百姓间,“竹报平安”是无人不爱的祝福语。

 

在人生成长的历程中,竹子也伴随着几代人的成长,其中“青梅竹马”就是许多代人共有的记忆。晋‧张华《博物志》说孩童七岁玩“竹马”游戏。七岁正是刚入学,展开了友朋的生活,“青梅竹马”留下童真清纯的印记,此情可待成追忆,给了人生慰藉的泉源。

 

TO GO WITH Environment-UN-summit-Brazil-Indonesia-bamboo,FOCUS BY KADEK ARIYANI  In this photograph taken on June 4, 2012, a general view of bamboo construction at a school at a village in Sibang, Badung regency on Bali island. Strong, light and cheaper than steel, bamboo is ubiquitous across Asia as scaffolding. But the Indonesian island of Bali has made it an emblem of sustainable construction with a school, luxury villas and even a chocolate factory rising from bamboo skeletons. AFP PHOTO/SONNY TUMBELAKA

印尼巴厘岛竹子建成的“绿校”。

不可一日无竹

在历史上有一位卓荦不羁的名士爱竹,不可一日无竹。这位名士是晋朝的王徽之,字子猷(公元338年—386年),他是名书法大家王羲之的第五子。

 

《晋书列传第五十》记载,王子猷曾经暂时寄居在别人的空宅里,便令人种竹。有人问他:“暂时一住何须这么麻烦呢?”

 

王子猷大声咏叹,直指着竹子说:“何可一日无此君!”徽之好竹之情,长传至今,不可一日无竹,成了旷代爱竹、颂竹的绝句。

 

c

赵孟頫、管道升夫妇合作的《竹石图》

历史上还有一位人物好竹,他的故事更是让人津津乐道,就是宋代的苏东坡(苏轼)。

 

东坡爱吃肉,他在黄州任职时历尽贫困艰辛,捡用当地廉价的猪肉,炖煮出美味“东坡肉”传世。东坡爱竹,门前植上万竿竹是他的梦想。那么在肉与竹之间,他比较钟情哪一方呢?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于潜僧绿筠轩》),这是东坡的选择。东坡对物质和精神上的取向,在竹子身上表分明。这种取向普遍代表中国士人的一种道德境界。

 

东坡爱竹,也常常咏竹、写竹、画竹。 东坡写竹的诗文不少,间接传达了他的人生抱负,有三层境界的转变。

 

起初,“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答任师中、家汉公》) ,展现苏东坡实在的筑梦人生,他想要有一栋门前种满万竿修竹的广阔房舍,家中四库书充栋,倘佯求知的梦想。

 

中年,东坡的人生屡遭坎坷,乐观的他以片刻闲趣来舒放身心,“疏疏帘外竹,浏浏竹间雨”,成了他“此生忧患中,一饷安闲处”。(《雨中过舒教授》)

 

老年的他,历尽宦海浮沉和家庭的变故后,“累尽吾何言,风来竹自啸”(《定惠院颙师为余竹下开啸轩》),心困万缘空的东坡,不动心不起念,任他来风啸竹,淡定处世变,静默观照自心。

 

东坡几度又几度的风雨人生,“竹丈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超脱了凡俗看人生“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定风波》),连竹轩居也不用眷恋了。苏东坡的人生几度跌宕,唯一不迁的是他对竹的情怀,其中寄寓人生境界的升华。

 

d

明.杜堇《题竹图》此图绘苏东坡题竹的故事,画面正中高帽长须、执笔题竹者即为苏东坡。(公有领域)

竹之德 砥砺名行

在官场中比较得意的白居易也是爱竹。他在《养竹记》中,歌咏竹的贤德,扼要点出中国文化中的“竹之德”。白居易以“固、直、空、贞”表述竹之德。他说:“竹本固,固以树德”、“竹性直,直以立身”、“竹心空,空以体道”、“竹节贞,贞以立志”,不管人生的顺逆夷险都不改志节。君子多爱在庭中种竹,以砥砺自己的名行,养竹就是养德。

 

竹叶萧萧 关心民瘼

清代行谊独树一格的郑板桥(郑燮),诗书画人称三绝,而他一生只画竹、兰、石。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他以“百节长青之竹”表志节,“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题竹石》);“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竹》)守节内敛,睿智处世的节操不言而喻。

 

郑板桥当官时,关心民瘼民隐,竹叶萧萧,都作民间疾苦声:“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 。从唐代以来“竹枝词”的作品记风物、表民情,郑板桥承传这种情致,以萧萧竹叶提醒做地方父母官的自己,时时莫忘民间疾苦。

 

e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竹石图》

绿竹猗猗  君子莹洁宽绰

文人雅士爱竹,吸取了文化泥土中的芬华,其来有自。中国最早的诗集《诗经》中,就以“ 绿竹青青、绿竹猗猗”来歌颂君子武公莹洁生辉、宽绰威仪之德。

 

武公,是西周末周平王时代卫武公姬和(公元前813—前758年),康叔的八世孙、卫僖公之子 。《史记‧卫康叔世家》记载,武公之治清平宽和,民心众望所归。在犬戎杀周幽王时,武公率兵佐助周天子平戎,功绩显赫,周平王赐封爵位给他。

 

据《国语‧楚语》卷十七记载,卫武公到了九十五岁,仍然征求臣子的谏言,未曾停止自我锤炼。据《毛诗序》说,武公有德,而且文采华美、仪表出众,又能宽容纳谏,谨守礼义节度,因此卫国人们传颂《淇奥》来赞美他。

f

竹叶青青竹枝青,当“猗猗绿竹”要开了花,那就不寻常。从竹子的生命循环来看,竹子开花只有一度,竹以开花来结束一生。竹花,似爆竹一灿而逝?竹子一生之曲止于开花。以美丽的盛赞来致念竹之德、致念君子,不用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