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风水大师宋晓涛转帖:写给相信风水的人

西安风水大师宋晓涛转帖:写给相信风水的人

转自《新玄机》 作者道机

 

 

有关「真的有风水这回事吗?」、「风水的效果有多大?」、「改了风水后真的能改变命运吗?」等问题,自道机接触风水命理等学问以来便经常被朋友、学生、客户问个究竟。这类问题对一位风水师来说本应就是驾轻就熟,答案也是顺理成章,卖花的不赞花香难道来跟你研究他的花该不该买?但这类问题却曾经严重困扰我在玄学术数上的学习,并影响了我对术数世界及现实世界的看法,特别是各种术数的涉及范畴与功能,因为从表面看来,无论认同或否认,都有其矛盾对立的地方。

 

道机廿多年前开始接触风水命理,到十多年前业余给人算命看风水,再到2012年正式以全职的身分执业至今,我于这三个阶段对风水学以至对风水术都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前两个阶段无必要说也无谓再说,都是些范本式的标准答案,而到目前,前阵子出版的《天地有律》已然道出了我对风水学的理解框架,道机自当然肯定风水的存在,至少确确实实的一点是,风水学有其能够断事的层面。     然而,假若要严肃地讨论风水的效果及其影响程度,有一个大道理便不得不理性看待,道机原先以为这只不过是理所当然的逻辑推论,但近几年来每当我以此方式回答一些非常相信风水的人的提问时,对方往往不是诧异到几乎失神,就是开窍般的恍然大悟,这才是最让我出乎意料的。其实要知道风水的效果及其影响程度,实际上就只有「比较」一途,因为只有透过比较,才能证验出改变风水的前后到底趋了多少吉,又避了多少凶。这个「比较」,当然要建基在相同的人于改变风水前与改变风水后的比较,奈何,要作出真正适当的「比较」,却有一个关键条件永远不可能满足,而这正偏偏与风水学中的重要构成因素——「时间」有关。     那么怎样才算是真正适当的「比较」?这便必需要相同的人在相同时间下,分别在改变风水前与改变风水后的空间都生活过至少一次,即是说,相同的人

 

 

不能回到过去在相同时间下重活一次,便不可能证验风水效果是否真的存在。

因为在现实世界中,「改变风水后的空间」必然发生在「改变风水前的空间」的较后时间,所以我们根本不能确定,是改变风水后令到新的变化出现,还是下一个时空合该有新的变化出现。

 

道机认为,如果学习风水、运用风水,但却没有对以上这一点有所觉悟,那便其实与迷信任何一种意识形态无异。不过,虽然我们不能够确定风水效果的存在,但在另一方面,我们亦不足以否定风水效果的存在,在这情况下,我们又是否真的完全无法察觉风水效果的改变或影响?

 

由于无法证实与证伪,所以任何测试风水效果的方法都会有其辩驳之处,到最后还是看读者的缘分与仁智了。在道机的经验与体悟看来,要证验改变风水后的风水效果,较可取的观察角度是观察相应的人的内在改变,也就是个性、习性、喜恶等改变,因为如果改变风水的大前提是针对改善相应的人的某些方面,即使是些看似无关的财运、事业运、爱情运,其本质实际上也是内在五行气强弱的流转。假若受体(无论阳宅或是阴宅的风水改变,最终受体都是阳宅中活生生的人)的本质没有发生一定程度的改变,只纯粹突然有某类外在的佳遇佳运或恶遇恶运,该风水效果便很值得商榷,最大可能只是当时当刻刚巧碰上了其命中流年的某类际遇罢了。

 

「好树不会结坏果子,坏树也不会结好果子」。财气不通的阴阳宅,恒常的财运自然不佳,只有本质改变,才有可能打破恒常,道理近似是「有诸内,形于外」,意义一点也不艰涩,只待看家明了而已:

 

在个人的层面,风水效果越大,相应的人的个性、习性、喜恶等改变会越大;

在公司的层面,风水效果越大,公司的方针、计划、架构、相应阶层的工作模式等改变会越大。

 

值得各位注意的是,改变不一定会带来好的结果,如果愿意承认风水效果,那便同时要承认风水除了可以趋吉避凶外,在风水师有意或无意的失误下,还可以趋凶避吉的,观乎社会态势,要知道在这个年头有能力又有良心地挣钱的人已不多见了,可悲亦可恨也~~

西安风水大师宋晓涛转帖:写给相信风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