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风水师宋晓涛:风水熏香 2

西安风水师宋晓涛:风水中的熏香文化 2

 

 

古人将道家太极阴阳两部分的相交曲线称为交午线,《说文》:「五,阴阳在天地之间交午也。」五数,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数字,运用得好,它妙不可言。人有五指、五官、五脏。天地有五行(木火土金水)、五正色(青赤黄白黑)、五方(东南中西北)、五味(酸苦甘辛咸)、五臭(音义通「嗅」,臊焦香腥腐)等等。(网络图片)

 

周朝时期,古人在制衣上就巧妙的运用「五」数,《诗经•羔羊》:「羔羊之皮,素丝五紽。」、「羔羊之革,素丝五緎。」、「羔羊之缝,素丝五总。」文中的紽线由五缕素丝(未经染色的蚕丝)组成,緎线由二十缕素丝组成(五的倍数)。「五总」是指穿衣时胸前五处系紧打结的带子。(编者按:详细注释请参看大纪元的系列文章《诗经》赏析:〈羔羊〉)

b11

五数运用得当,做好的服装就自动形成阴阳平衡的场,这件服装不仅具备灵性,而且还能自动调节人体的阴阳平衡,让人体与大自然形成「天人合一」的正能量的场。这是宇宙特性带来的一种能力。我举个例子,我们都知道,在人类这个空间中,水是往低处流的,水只有改变形态,形成水蒸气,才会上升。烟在一定的条件下也是如此,如下图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清烟上升,浊烟下流。清浊自分。这是倒流香的器具。人类的修炼亦如此,常人的执着心拖着人随波逐流,往下沉。只有在修炼中放弃常人的执着心,人才会变轻,如清烟上升及回归。所以,宇宙的特性在均衡着一切。(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b12

调制合香也是如此,要学会运用「五」数,调配出来的合香才具足灵性。具体如何运用「五」之数来调配合香,由于涉及到本人研究的核心内容,因此不在本文中详细说。也就是香材分阴阳是第一步,运用「五」数来调配合香是第二步。第三步即「启灵」。

 

为什么要「启灵」呢?因为万事万物都具备着灵性,包括人类制作的篆香。可是,依照佛家的理来说,人类社会现在正处于末法时期,到处都是业力,植物也不例外。常人制作的篆香即使分了阴阳并依照「五」数来调配,它自身的业力还是没有消除,那么用这种篆香(包括盘香、线香等)想起到好的作用甚至是给人调理身体,那是不可能的。使用带着业力的香烧给佛,佛根本就不会要。「启灵」的用意是通过虔心唱颂一篇「启灵辞」,藉助天地神明的力量来消除篆香中不好的因素,使篆香燃烧后起到正能量的作用。犹如《诗经》「风雅颂」中的颂辞,《全唐诗》第十章的「郊庙歌辞」等,都是祭祀时唱颂的。这些歌辞又体现了古人对天地神明及古圣先贤的敬仰,「启灵辞」也一样。

 

不同的植物,其药用特性与熏香后的特性不一定一样,这就需要一位香道师在实际的操作中去不断地尝试,古代有神农尝百草,我认为香道师也应该有这种严谨求实的精神。而以上所介绍的调配合香的三个主要步骤,可以让合香试验有可能发生的失误或损失降到最低,因为唱颂「启灵辞」的过程也是在祈求正神的护佑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b6

下表为五行与人体器官等的对照表:

五行 五脏 五方 五色 五味 五臭

木 肝 东 青 酸 臊

火 心 南 赤 苦 焦

土 脾 中 黄 甘 香

金 肺 西 白 辛 腥

水 肾 北 黑 咸 腐

 

合香的原则是:道家太极中的阴阳相生相克之理大于五行相生相克之理;五行之理大于植物的药性。也就是说,不能为了强调药性而违背了五行相生相克之理,或违背了阴阳相生相克之理。比如有一副以降真香为主要原料而组成的合香香方,对治疗无名肿痛、咽喉炎、关节痛有很好的效果,但此香方中的香料都必须使用阳木粉,如果为了药性而使用阴木的降真香粉(紫色、油性足并带有椰奶香)那不仅起不到治疗的效果,还会出现病情加重的现象。这是违背阴阳相生相克之理所造成的后果。笔者是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做了两次的人体测试得到的经验教训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调配合香时,香料的份数取五或五的倍数,香料的种类不少于三种。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以之运用于香道,我理解的字面意思是:香道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又分为阴阳两部分(因为万物负阴而抱阳),阴阳相生,派生出了一种事物,这种事物被称为「香」,「香」为阴阳所生,故其序数为「三」。而香材有千百种,表现香的方式也有很多,因此「三(香)」生(自于)万物(之中)。比如,很多物质会散发出香气;动物中也有香材(如麝香、龙涎香);有的人体也会发出香气等等。老子的《道德经》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理解,在低层次,「香生自于万物之中」;到高层次,这个理是反的,「香」升华到高层次后,她是香神的一部分,她具足了神性,所以她能演化万物,因此「三(香)生万物」。道家有三千六百法门,香道只是其中一门而已。

 

上面所说的各种规则和原则,都建立在对天地神明敬仰的基础上,如果缺少这一点,所有的规则和原则都将失效且无内涵。换一句话说,香道早就存在,末法时期,很多人失去了对神的正信,因此她失传了。我作为一名香道师,在天地之间微不足道,只有心中长存着对天地神明的敬畏,只有抱着对中华传统文化虔诚的态度去研究香道及熏香,我才能时常得到神明的点化,并调配出有益于他人身心健康的合香。即使在研究过程中偶尔出现失误或用错香料,但最后的结果也是对人有益的,向善的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合香的调配还有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要达到阴阳平衡,请参看下面两个香方,均出自《香乘》的记载:

b3

1、【汉建宁宫中香】

 

黄熟香四斤,白附子二两,丁香皮五两,藿香叶四两,零陵香四两,檀香四两,白芷四两,茅香二斤,茴香二斤,甘松半斤,乳香一两(另研),生结香四两,枣半斤焙干,又方入苏合油一两。

 

右为细末,炼蜜和匀,窨月余,作丸或饼爇之。

 

(说明:「方入苏合油」即放入苏合油;另外,「右」字当形容词解,因为古代以右为贵,所以「右为细末」即「以研成细末为上」。「窨」音印,「窨月余」意即将合香粉用陶瓷的罐子密封装起来,放入地窖或挖地三尺埋入土中一个多月。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2、【唐开元宫中香】

 

沉香二两(细剉,以绢袋盛,悬于铫子当中,勿令着底,蜜水浸,慢火煮一日),檀香二两(清茶浸一宿,炒令无檀香气味),龙脑二钱(另研),麝香二钱,甲香一钱,马牙硝一钱。

 

右为细末,炼蜜和匀,窨月余取出,旋入脑麝,丸之,爇如常法。

 

(说明:「细剉」是指用磨刀石之类的小条石来剉沉香,使其成粉末。如果用金属锉刀来细锉沉香,那得到的沉香药性基本挥发完了,因为五行中金克木的缘故。古代说的沉香即油性重的沉水料,这种沉香一般为阴木虫漏结香居多,或者是白木树枯死后埋在土里很多年,被香农挖出来的沉水料。因此它的阴气很重,香方要求用蜜水浸慢火煮,都是为了去其阴气和杂质。「旋入脑麝」是说香方中的龙脑二钱,麝香二钱是其它材料合香并从地窖中出来后再加入。龙脑香俗称冰片;麝香为麝鹿的香囊,此二者偏阴属性,可简单处理并达到阴阳平衡,所以最后才加入。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两个香方综合分析:笔者在前面讲过,所有的香材都必须取自阳木或阳草,这些材料合成的混合香粉,阳气是充足,但火气也重,还不适合常人使用,因此必须放在地窖中一段时间,去其火气,增加其阴气,使合香达到阴阳平衡后才能使用,才能调理常人的身体。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香乘•卷十四•法和众妙香》章节,几乎所有古代的香方,都要求合香调配好后「用瓷器封窨」一段时间,然后再使用。

 

这种合香点燃后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在场的人,谁的身体最差,香烟构成的能量场就最先往谁的方向飘。我是在自己工作室中多次配出这种达到阴阳平衡合香之后,与朋友在一起品香时发现的。后来我从《全唐诗》中也发现了例子。杜甫〈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王维〈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这是同时同地发生的事情,当时有好几位大臣奉和了贾至的诗;通过解读杜甫及王维的诗作,我估计当时唐肃宗及杜甫的身体情况不是太好,所以即使在退朝后,仍然带着满袖的香烟出来。(汉代之后,朝廷官方上朝时,都会点燃合香制作的香丸、香饼或篆香,使朝堂中香烟缭绕,肃穆庄严。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现代的一些香道师也按照古代的某种香方调配合香,也将做好的合香丸子或香饼等放在地下室等阴凉处让它阴干。有一些人制作线香或盘香也这样。如果原料没有区分阳木或阴木,这种做法危害很大。因为现今这个历史时期,按照佛家的理来说,是末法时期;不止是人类社会,连动物世界、植物世界都出现了阴盛阳衰,阴阳反背的现象。如果香材又不分阴阳,合香后的香粉其阴气本来就重,再把它放在地下室中阴干,等于是制作了阴属性的合香,这种阴香只能烧到阴间去,被孤魂野鬼所吸收。阎王爷及阴曹地府的官员都不屑要这种「山寨阴香」。而阳间的活人如果在这种阴气构成的能量场中熏香,对身体健康的损害是相当大的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我经常给身边的朋友说,若有去某些寺庙中旅游,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建议还是带上口罩,那些阴气重、添加了化学物质的拜拜用香,是狐黄白柳的最爱。另外,凡是标明无烟香的,基本上是化学香。「无烟香」的产生,是因为假香太多,烧出的烟太呛人了,用香的人不知道自己烧的是腐烂木屑甚至滑石粉为主料,添加化学香精做的有毒香,觉得是烟太重造成的身体不适,所以要求制香的厂家做无烟香,其实换汤不换药,都是有毒香。古代就没有无烟香这一说,香和烟是沟通三界的媒介,连烟都没有的香,如何将自己的敬意和心愿上达给神佛?

b2

阳木的香料调配的合香(香樟木除外),大部分都有促睡眠的效果,所以古人直接在床帐中使用篆香或合香丸子。人在睡觉时,防护是最弱的,阳气构成的能量场可以让蚊虫不愿意靠近,邪气不容易近身。唐•阎朝隐〈鹦鹉猫儿篇〉:「云母屏风文彩合,流苏斗帐香烟起,承恩宴盼接宴喜。」唐•钱起〈春宵寓直〉:「帐喜香烟暖,诗惭赐笔题。未央春漏促,残梦谢晨鸡。」宋•陆游〈病中绝句六首之二〉:「病来意气浑非昨,一炷香烟帐底看。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四、现代香囊--香木手串的制作简介

 

香木手串主要是指用沉香、降真香、檀香(主要是印度老山檀香)、海南黄花梨(以下简称海黄)等木料做的手串或项鍊。现今在中国大陆很流行佩戴这个东西;限于篇幅,笔者不在本文中具体谈如何辨别这些手串的真伪。

b8

沉香、降真香、檀香如果制作及保养得好,等于是长期带着一个香囊在身上。磨珠子时的原则是,不允许上胶磨,不允许打蜡。胶磨及打蜡也是做假货的人,用印尼花梨及寮国花梨(它纹路很漂亮,被用以冒充海黄的鬼脸纹)等材料来冒充海黄的一种手段。因为海黄是做红木家具中最珍稀的树种,它的木质细密,能很轻松地打磨到2000#以上,肉眼无法看到气孔。而印尼花梨及寮国花梨木质疏松(相对于小叶紫檀及海黄),气孔肉眼可见,上胶磨是为了填住其气孔,使其表面看上去光滑,打蜡是为了增加其亮度,用这种手段来冒充真正的海黄,但只要用200倍的放大镜一看,它就原形毕露。胶水本身就含有化学物质,这种手串戴在手上,会腐蚀人的皮肤。而且所有的香木,只要被胶磨及打蜡,它就成了废物,因为其气孔被封死了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真正生产沉香、檀香、海黄手串的厂家,不太可能去胶磨及打蜡,这等于是将黄金去镀铝一样的可笑。而目前大部分生产降真香手串的厂家,还是采用胶磨及打蜡。这样生产出来的手串外表好像挺漂亮,其实已经成了废料。笔者今天主要就是介绍降真香手串(特殊香囊)的制作方法及其原理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降真香从唐代开始就被古人大量的使用,唐•张籍〈和左司元郎中秋居〉十首之六:「案头行气诀,炉里降真香。」唐•白居易〈赠朱道士〉:「尽日窗间更无事,唯烧一炷降真香。」唐•薛逢〈题春台观〉:「垂露额题精思院,博山炉裊降真香。」等等。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将降真香这种材料归到「木部」并引用《仙传》曰:「拌和诸香,烧烟直上,感引鹤降。醮(祭)星辰,烧此香为第一,度功力极验。降真之名以此。」「时珍曰︰俗呼舶上来者为番降,亦名鸡骨,与沉香同名。」番降是指从寮国及缅甸等地进口的降真香。与沉香同名是指其结香方式与沉香相似,都是受到伤害才分泌出油脂结香,特别是虫漏结香,因此降真香的俗称也叫「鸡骨香」。请看下图:

这是工人在裁切降真香阴木时,发现的虫漏现象,虫子还是活的。(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这是工人在裁切降真香阴木时,发现的虫漏现象,虫子还是活的。降真香阴木及磨成的粉,油脂浓厚,有点类似奇楠沉香,但它与奇楠沉香的属性正好相反,阴气很重,必须经过特殊处理才能使用,否则对人体有害,这是笔者在自己身体上进行测试得到的经验教训,如果不是笔者的体质有点特殊,可能问题会更严重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手串最佳的粒数为十五粒。首先,十五是五的倍数,手串又形成一个圆,所以它能够自分阴阳。另外,古人也将「十五」称为「三五」;《礼记•礼运》:「是以三五而盈,三五而阙。(指月亮十五天月圆,十五天月缺。)」三五又与天道运行规律相对应。《史记•天官书》:「为国者必贵三五」、「为天数者,必通三五。」星辰有「三辰五星」。「三五」还可形容「三才(天地人)」及「五常(仁义礼智信)」等等。

 

降真香手串刚磨好的时候,它没有什么光泽,表面粗糙并能很清晰地看到毛孔。阳木手串磨成的珠子后有清冽的花蜜香,而阴木手串普遍带有椰奶香。未经处理的阴木手串不适合佩戴。

15粒的降真香手串,中间那两个小葫芦称为阴阳葫芦。这是10mm直径,15粒的小手串,适合幼儿佩戴,最好是孩子睡觉的时候戴。正常的男士一般是15mm直径,15粒。女士12mm直径,15粒。男士戴左手,女士戴右手。这是刚磨好还没有处理的手串,还不适合佩戴。(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曾分析过,现代人采伐木材,根本就不像古人那样:分阴木及阳木,按季节去采伐。所以,一堆从国外运回来的香材木料(如降真香),即使让我去区别,我也只能大致区别出哪些是偏向阳属性,哪些是偏向阴属性。而且大部分植物也带着业力,阳气不足、阴阳驳杂在一起。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使手串达到阴阳平衡,去掉它的杂质,让它更适合常人佩戴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根据道家的阴阳相生相克之理、五行相生相克之理,推衍了一个阵法,这个阵法称为「五方小纯阳阵式」,它能够小范围的纠正植物阴阳反背,阴盛阳衰的现象。使物料达到阴阳平衡,适合人类使用。

b4

如下图一,中间黑黑的五根柱子是木炭,下面垫一小块云母片以方便将来清理炭灰,白色的部分是特制的香炉灰,起到隔热的效果。阵式的启动时间最好是午时,这时天地之间阳气充沛。五个小木炭与五方(东南西北中)对应,方向要准确,这是启动阵式的关键因素之一,另外一个因素是木炭的点火次序。做事之前,主阵之人必须沐浴更衣,三天之内戒酒色。用纯阳的檀香粉做一炉「敬」字篆香,在启动阵法之前点燃,以表达对天地神明的敬仰之心,因为阵法藉助的是天地之力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图一:中间黑黑的五根柱子是木炭,下面垫一小块云母片以方便将来清理炭灰,白色的部分是特制的香炉灰,起到隔热的效果。(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图二:如图,阵法运转后,人必须离开它1.5米的范围,以免人体的气场干扰阵法的运行。(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如上图二,阵法运转后,人必须离开它1.5米的范围,以免人体的气场干扰阵法的运行。也不用一直盯着看,可以换装后做其它的事情,如果离开,室内门窗要关好,不能开空调及电扇。阵法运行时间为一小时,一般在15分钟左右,就会发现北边的手串有的开始发生变化,开始往外冒油,如果整串手串每一颗珠子都油光可鉴,说明这串珠子达到了阴阳平衡,适合于佩戴了。架子上放的茶叶是接待客户用的,这是用阵法的能量来烘焙茶叶,去其残留的阴气,使其达到阴阳平衡,有益于常人的身体健康。如下图:

左边是经过纯化过后的珠子,每一颗都油光可鉴,如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15颗珠子又形成一个整体。而且上面的毛细孔清晰可见,一看就知道油是从内部透出来的。右边是未经阵法纯化的手串。(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纯化过程不是每次都有收获,有时运气好能得到几串,有时一串都没有。有的手串要经过阵法的多次纯化才能成功,还有的手串中的珠子会出现开裂现象,这都要换掉。「五方小纯阳阵法」可以两个、三个、四个、五个阵法一起使用,按一定的排列方式组成复合阵法,起到更广泛的作用。

 

用同样的方法可以制作出适合人佩戴的沉香、檀香及海南黄花梨手串。

b9

五、结语

 

西安风水师宋晓涛香道是唐代从中国传到了日本,近代再由日本回传到中国。可是,唐代那时候,日本人学到得了多少香道中的精华呢?用一些漂亮的动作来表演「隔火熏香」、「篆香」等就是香道了吗?比如,根据五行相生相克之理,金克木。香道的器具忌讳用金属的(香炉用金属的没关系,因为金属部分不直接接触香粉)。直接接触香粉或香材的器具,如金属的网筛,在筛香粉的过程中,香粉的药性在逐渐衰减及消失(其实筛面粉及米粉也忌用金属筛子);贮存香材的罐子用陶瓷的最好,忌用金属罐子。隔火熏香时用云母片好过用金属片。可是从日本回传回来的「香道七件套」及「篆香模子」,目前很难买到陶瓷或竹制的器具。用金属的网筛筛香粉,会发现香粉的气味挥发特别快,用尼龙的网筛就不会有这个问题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植物分阴阳,在古代是常识,正因为是常识,才不可能在古代的药方和香方中特别注明。就如上厕所要分性别的常识,不可能写入小学课本之中;现代人写小说及传记,写到某人上洗手间,正常情况下不可能特别注明「因为他是男人,所以他上的是男的洗手间。」医院的医生开给病人的尿液取样检查的单子,不可能在单子上特别注明「男病人要去男的洗手间取尿样,女病人则相反。」那么几百年上千年过后,未来的人是否会为了21世纪的人上厕所到底有没有区分男女的问题而争论不休呢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在古汉语中「山阴」即「山北」,「山阳」即「山南」,这也是常识;古代朝廷官方对阳木和阴木开采的月份都有不同的规定。目前又有多少人讲究这些呢?

 

现代有些人一提香道,马上说:「我研究沉香几十年了,我研究沉香和檀香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我出版过几本书。」是的,您也许是沉香或香材的收藏家,但收藏家和真正的香道师是两回事。就如同一位名画及木雕工艺品的收藏家,他收藏名画及工艺品的时候,也许那些画家及雕刻家还没有出生呢,可是收藏家与画家或雕刻家不能划等号。香道亦如是!失去了中华传统文化内涵的「香道」,将会被那些至今还不知道区分植物阴阳属性的所谓「香道师」带向何处?有人说,闻香是一件高雅的活动;有人说,闻香可以有助于入静;西安风水师宋晓涛可是,一边闻着奇楠沉香的香气,一边喝着几千上万元一斤的武夷岩茶,一边玩手机、谈论女色及炒股等的土豪(或山寨土豪),在中国大陆并不少见。有钱就算是高雅了吗?就能入静吗?香道及熏香如何回归传统文化,而不是沦为某些人附庸风雅的游戏,很值得业内人士深思。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据《礼记•月令》及《吕氏春秋•季夏纪》记载:「中央土。其日戊己。其帝黄帝,其神后土。……其数五,其味甘,其臭香。」这段话的大意是:四时的中间属土,吉日为戊日和己日。尊崇的天帝是有土德之瑞的黄帝,敬奉的地上的神是后土。土的生数是五,与土相配的五味是甘,五臭是香。也就是说,香道敬奉的始祖是黄帝,黄帝开启了中华的传统文明。因此,在文章的结尾,我写了一篇〈香颂〉,以表达对黄帝的敬仰及感恩之心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香颂

 

钦惟黄帝,劬劳创世。

德化万方,文明开启。

肃肃篆香,邕邕顶礼。

式降明德,我躬清洗。

悟道归哉,恩感心底。

 

注释:

 

1.钦惟,古代朝廷在祭祀天地时常用语,表示敬仰、仰慕之意。《全唐诗卷十•郊庙歌辞•祀圜丘乐章•雍和》:「钦惟大帝,载仰皇穹。」劬劳,辛苦、辛劳。出自《诗经.邶风.凯风》:「棘心夭夭,母氏劬劳。」「钦惟黄帝,劬劳创世」大意:我所钦慕的黄帝啊,中华民族是您辛苦开创的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2.德化,用道德教化,古书中经常见到这个词,《韩非子•难一》:「舜其信仁乎!乃躬藉处苦而民从之。故曰:圣人之德化乎!」万方,万邦;各方诸侯。出自《尚书•汤诰》:「王归自克夏,至于亳,诞告万方。」本诗泛指全国各地。这两句大意:您用道德礼仪教化当时全国各地的百姓,开启了中华的五千年神传文明。据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黄帝教导百姓)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因为黄帝是五方天帝的中央天帝,对应的五方为「中」、五行为「土」,五色为「黄」,五味为「甘」,五臭(嗅)为「香」。因此古人认为天地间「香」的 一应事物都归黄帝掌管。故「香颂」即歌颂黄帝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本诗依《平水韵》中「去声八霁」押韵起句,首两句均押韵。第四句开始依「上声八荠」押韵,并一押到底。古代的郊庙歌辞也以押仄韵诗居多。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1. 肃肃,恭敬专心貌。出自《诗经•大雅•思齐》:「雍雍在宫,肃肃在庙。」邕邕,原指群鸟和鸣声、和乐貌。本诗指用庄敬、清越的声音唱颂歌辞。出自《文选•枚乘〈七发〉》:「螭龙德牧,邕邕群鸣。」唐代的李善注:「《尔雅》曰:『邕邕,鸣声和也。』」 三国•魏•嵇康〈游仙诗〉:「临觞奏〈九韶〉,〈雅歌〉何邕邕。」「肃肃篆香,邕邕顶礼」这两句的大意是:我恭敬专心的制作了一炉篆香,双手举过头顶,用清越的声音唱颂着歌辞,以表达对您(黄帝)的景仰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4.式,法、法则。《说文》:「式,法也。」出自《诗经.邶风.式微》:「式微,式微,胡不归?」降,读音为「祥」。《康熙字典》:「凡降下之降,与降服之降,俱读为平声。故自汉以上之文无读为去声者。」我躬,我自身;出自《诗经.邶风.谷风》:「我躬不阅,遑恤我后。」等诗篇。这两句的大意是:宇宙的法给人类开创了道德和礼仪(式降明德),我按照神传的道德礼仪去做个好人,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和清洗!

 

5.归哉,本诗指修炼回归。出自《诗经.召南.殷其靁》:「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附文:

 

1.柏木及崖柏粉的特点:柏木是一种阴木,这个在《康熙字典》有详细的注释:「《六书精蕴》[柏,阴木也。木皆属阳,而柏向阴指西,盖木之有贞德者,故字从白。白,西方正色也。又《春秋纬》诸侯墓树柏。《前汉•东方朔传》柏者,鬼之廷也。(东方朔认为柏木是造鬼屋或阴庙用的材料)」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有相似的注解。柏木不管是生在山的哪一面,枝叶都向西指。《本草纲目》引陆佃《埤雅》云︰「柏之指西,犹针之指南也。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柏木自古以来都被用来做棺材,因为它是阴木,所以保存尸体很好。或者做阴庙的房梁及门板;柏木还被用以雕刻十殿阎王及阴曹地府中官员的塑像。

 

特别是崖柏,大多都生长在山北的极阴之地,其阳属性元素只是为了它的生长用,而生长成材的木料属纯阴,崖柏粉也是纯阴的粉。用崖柏粉做成的线香只能是烧给阎王爷、阴官及过世了去了阴间的亲人。笔者在正文中所介绍的「五方小纯阳阵法」对崖柏无效。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崖柏做成的工艺品、崖柏粉做的香、含有崖柏粉的合香都不适合给活人用,它对人的身体健康危害很大,须特别注意。

西安风水师宋晓涛@西安

 

本文转自网络,大部分内容来自朝晖香道微博。

西安风水师宋晓涛:风水熏香 1

西安风水师宋晓涛:风水中的熏香文化 1

 

一、熏香的缘起

 

熏香(或称“香熏”)是指将单一或混合的香材通过天然散发、烘烤或点燃的方式,使植物香材散发出香气;利用香气及烟所构成的能量场,达到养生及祛病的作用。

 

在先秦时期,人们通过食物天然的香气祭祀或用植物的天然香气洁净自身。比如,《诗经•大雅•生民》记载:“卬盛于豆,于豆于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这是说,我将祭祀用的肉酱及不加调味品的肉汁放在礼器豆及登之中。这些未加任何调味品的食物的天然香气上升到天上,上帝尚飨了这些食物及香气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另外据《尚书•周书•君陈》记载:“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尔。”文中的“至治”是指“天下大治的时代”,也就是尧、舜、禹等圣王在世的时期,据史书记载,这些圣王在世的时候,把天下治理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老百姓都尊尚道德,监狱常常是空的(囹圄常空),没有人犯罪,甚至是“比屋可封(上古之世,圣王的道德教化遍及四海,家家都有德行,堪受旌表)”。所以“至治馨香,感于神明”是说这种天下大治时代,整个社会都会散发出一种馨香,并会感动神明。换一句话说,神佛所要的就是整个社会的人道德品质高尚。“黍稷非馨”是说黍稷这些五谷在祭祀时散发出来的气味,还不能算是真正的馨香。崇高的道德(明德)才是惟一的馨香,那才是上天神明所要的。

 

西安风水师宋晓涛认为而用植物的天然香气洁净自身亦见于正史的记载,如《左传•宣公三年》:“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大意:因为兰花是所有香草中最高贵的,佩带着它,别人就会像爱它一样的爱你。)”《楚辞•离骚》:“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大意:折取江离与幽芷,再缀联上秋日的兰草佩戴在身上。)”佩兰、蕙、芷、荪、杜若、江离(蘼芜)等香草并以其天然散发出来的气味熏香,则作为一种习俗流传至今,被历代文人及普通百姓所喜爱。唐•陆龟蒙〈美人〉:“犹欲悟君心,朝朝佩兰若(兰草与杜若)。”唐•温庭筠〈病中书怀呈友人〉:“放怀亲蕙芷(放开胸怀常常跟蕙兰与白芷为伴),收迹异桑榆(收敛形迹有异于其他老年人,不似多数老年人爱串门聊天)。”宋•贺铸〈冠氏寺居书怀〉:“漫赋新诗题琬琰(指将新创作的诗题写在碑石上,琬琰本为两种玉圭的名称,古汉语中也用于石碑的美称),少逢佳客佩兰荪(很少能遇到风雅的客人,故以佩戴兰荪,也就是菖蒲,自得其乐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b1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有明确的熏香记载的(指用加热或燃烧的方法),始于汉代。明朝的香道师周嘉胄在《香乘》一书中不仅记载了汉代宫廷的香方(汉建宁宫中香),还记载了一副唐代的香方(唐开元宫中香)。博山炉及香囊也是汉代才开始出现的。

博山炉简介:相传海外有仙山,山在云雾飘渺中。仙山名曰“博山”。其形状如博山炉的上半部分,当炉中点燃香料时,香烟从山峰上的孔中逸出,如云烟缭绕。唐•李白〈杨叛儿〉诗云:“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宋•杨圭〈宫词〉:“博山夜宿沉香火,账外时闻暖凤笙。”(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西安风水师宋晓涛而用阳木属性的沉香祭天,正史中记载从梁武帝萧衍开始。据《隋书•卷六•志第一•礼仪一》记载:“(天监三年)又南郊明堂用沉香,取本天之质,阳所宜也。北郊用上和香,以地于人亲,宜加杂馥(指其它的香料)。”皇城的南郊为天子籍田所在地,南郊的明堂则是祭天的地方;北郊乃祀地之处。祀地时用上等合香(和香),即在沉香中加其它香料配成的合香。凡古文中所说的“沉香”都是沉水的沉香,而古代祭天所用的沉香是指在山的南边生长的瑞香科白木树,树心油所结的沉香,此沉香也就是我们现今业内人士说的“奇楠沉香[1]”。

b2

综上所述,在先秦时期,祭祀神明的供品,取其天然的气味,不专门燃烧香料 [2]。秦汉因之,汉代即使出现燃烧的方式熏香(如博山炉),也只是人在用。从梁武帝开始,在原来供品的基础上,增加采用沉香等香料祭祀天地,一直延用到清朝均如此。也就是既上供品又上香。《宋史•卷九十八•吉礼一》:“周人以气臭事神,近世易之以香。”文中的“臭”读音“秀”,气味之意;“事神”意即“祭祀天地神明”。

 

先秦时期的古人佩戴香草的习俗延续至今,而东汉之后开始出现的香囊,这都是为了用植物天然的香气来祛除人身上的病气及邪气,或者为了保持人身上的芳香西安风水师宋晓涛。

b3

用燃烧的方式熏香,香气随烟而生,随烟而流转,好的香不仅能飘到很远的地方。它还能穿越我们这个空间到另外的空间去,所以自古以来都有这样的传说,“香是沟通神灵的桥梁”。熏香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通过一定的方法调配的合香燃烧后能达到养生及祛病的目的。熏香的方法有用盘香、线香及唐代开始出现的篆香等等,而我认为最有效的熏香方法就是用篆香(也称香篆)。在《全唐诗》、《全宋诗》中有很多诗篇提到了篆香或香篆[3]。

 

篆香是用单一香粉或调配的合香粉做成的字型或图案,由于香粉中没有粘粉,所以篆香做好后以尽快点燃为宜,点燃后尽量不要再搬动香炉,否则香粉无法维持字型的完整会使篆香无法完整燃烧。

 

现代人所做的篆香与古人制作的篆香形式上差不多,可是本质上却完全不同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b11

 

二、物种的阴阳之分

 

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道德经》),字面意思:万物中都存在着阴阳的特性。以人体为例,道家把人体左侧视为阳,右侧视为阴;前身视为阴,后背视为阳;体表的肌肤为阳,体内的脏腑为阴;等等。也就是说,人体自身分阴阳。而植物也一样自身存在阴阳的特性,只是由于其生长的环境不同,有的植物阳属性大于阴属性;有的植物阴属性大于阳属性。

 

《周礼•地官司徒•山虞》:“仲冬斩阳木,仲夏斩阴木。(夏历十一月采伐阳木,夏历五月采伐阴木)”东汉•郑玄的注解:“阳木生山南者,阴木生山北者。冬斩阳,夏斩阴。”也就是说,古人把在山的南面生长的树木称为阳木,山北面生长的树木被称为阴木。夏历的五月,大火星(心宿)在中天,这是一年中最热的月份。此时采伐山北的阴木,经过风吹日晒,可以很快去掉木材中的阴气,使之达到阴阳平衡,这样才适合人们建造房屋、家俱、舟车等(仲冬采伐阳木的原理也一样)。周礼还讲了一种改良土地的方法,也是根据道家的阴阳之理演化来的。《周礼•秋官司寇•柞氏》:“夏日至,令刊阳木而火之。冬日至,令剥阴木而水之。”一般人根本不理解周礼为什么要求人们这样做。

 

其实这样做的原因是,万物都存在阴阳的特性,种植树木及庄稼的土地也一样。当树木及庄稼经过每年一轮的生长之后,土地中的阴阳两气的属性元素已经被吸收得差不多了,如何补充它们并使得土地又适应树木及庄稼生长呢?《周礼》这段话的大意是:夏至的时候,柞氏(官职名)要让农民到山上,剥取南面阳木树接近树根部位的树皮下来,在山林或果树林中找一块空地,将这些阳木树皮燃烧成灰烬,以补充山林土地中的阳气。而冬至的时候,用同样方法剥取山北生长的阴木树皮,在山林或果树林中找一块空地,挖一个浅坑将阴木树皮放入其中,在上面浇上水,水会渗透到地里,并把阴气带入其中。然后用土把树皮及坑都填上,就不用管了。种庄稼的土地补充阴阳两气的方法也是如此,只是时间选择在春耕之前、秋收之后。《周礼•秋官司寇•柞氏》:“若欲其化也,则春秋变其水火。”

 

那么,居住在平原地带的人们,如何区分当地植物的阴阳呢?古人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没有山的地方,一定有大的河流或湖泊,否则人们会迁徙。《榖梁传•僖公二十八年》:“山南为阳,水北为阳。”东汉•许慎《说文》:“阴,訚也。山之北,水之南也。从阜,从侌。”也就是水的北面为阳,南面为阴;与山南山北正好相反。我们在古诗文中经常看到“江阴”、“洞庭之阴”,都是指江水或洞庭之水的南岸,那里生长的植物为阴木。水的北面生长的植物为阳木。另外《尔雅》对山的东面及西面也作了说明:“山东(面)曰朝阳,山西(面)曰夕阳。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在中国古代,官方祭祀用的植物(包括五谷及蔬菜)均采用阳属性的植物,人吃的五谷在山南种植,草药更是要采自山南。《诗经•甫田》:“自古有年,今适南亩(自古以来想要有个丰收的好年景,就到山的南边去开梯田,山南边有利于农作物生长)。”《诗经•七月》:“同我妇子,馌彼南亩(大意:农夫的妻子儿女都送饭到山南边的田地中)。”春雷最先在山的南边响起,《诗经•殷其靁》:“殷其靁,在南山之阳(大意:王的诏令如雷贯耳,殷殷然响彻在高山之阳)。”朱熹注曰:“山南曰阳。”《诗经•草虫》:“陟彼南山,言采其蕨(大意:有人登上山的南面,说她要采摘蕨菜)。”“陟彼南山,言采其薇。”蕨菜及薇菜都是供祭祀用的,所以必须采自山的南面。

 

在中国古代,朝廷官方及官员的家庭,在祭祀开国皇帝或先祖时,他们认为自己的先祖去世后是转生到天界,故称为“在天之灵”,因此官方祭祀用的材料一定是阳属性的;前面举的例子,梁武帝用阳属性的沉香来祭天,这种沉香是指在山的南边生长的瑞香科白木树,树心油所结的沉香;而从土里挖出来的熟结沉香还不能算,因为其阴阳属性在泥土中埋了很多年后就会发生变化,即使原来是阳木也会改变。在中国古代,只有民间百姓之家,认为自己的先人去世后去了阴间,才有可能用阴木或阴木香材(如崖柏粉)做成的线香来祭奠。

 

在古汉语中,只要不是与水(江河湖等)连用,阳面即代表南面,阴面即代表北面。因此过去天子的籍田在王都的南郊,祭天的地方也在南郊。从周朝到清朝都是这样。现在北京的天坛公园,以前是清朝皇帝祭天的地方,它就坐落在紫禁城的正南方。

 

我之所以用这么多篇幅来讲阳木及阴木,是因为它对人的身体健康起着关键的作用,而现代人却没有几个重视这些问题。换一句话说,在清朝及清朝以前,树木分阴阳,草药分阴阳,就如现代人上洗手间需要分男性女性那样,是常识。古代医书上的药方,《香乘》上的香方,只要是没有特别注明的植物,都必须使用阳属性,并以山南面采集的植物为最佳。山的北面是阴面,一些毒蛇或有毒的虫子,性喜阴,大部分在山北活动,那里采集的草药不仅阴气重而且有可能带毒性。即使一定要用,也要经过特殊处理并去其阴气才行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这是降真香(又名紫藤香、鸡骨香)的粉,一瓶是阴木粉,一瓶是阳木粉。降真香有很多功效,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将它归到“木部”,现代植物学认为它是一种“豆科檀属藤香”,它的结香过程与沉香类似。《本草纲目》中记载了降真香有这样一种功效:“【主治】烧之,辟天行时气,宅舍怪异。小儿带之,辟邪恶气(李)。疗折伤金疮,止血定痛,消肿生肌(时珍)。”如果有人阴阳不分,烧了阴木降真香,那么那个阴气构成的能量场,只会吸引更多邪气及另外空间对人有害的灵体到来。小儿带之只能是更加危险。而且阴木降真香粉,不仅不能“止血定痛,消肿生肌”,反而会造成大出血及皮肉溃烂。因为病人身上的病气及业力团都是阴性的,你用阴木的粉只能是给它增加能量。一定要使用山的正南面生长的降真香树木,那才能达到真正的药效。

 

我再举个例子,对茶叶有了解的朋友也许知道,福建的武夷岩茶大部分都生长的山北的极阴之地,因此岩茶的制作工艺上一定要有一个焙火的流程,如下图,传统工艺用木炭焙火,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消除茶叶中的阴气。

 

焙火不足的茶叶,由于其阴气没有去除掉,一些身体虚弱者喝了后会出现“茶醉”的身体反应,也就是脑袋清醒但四肢无力,经常喝这种茶叶会有损人的身体健康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b5

植物的药用特性是如此,它燃烧后所形成的香气的场也是如此。同一种植物,阳木香材与阴木香材燃烧后所起的作用基本上是正好相反。比如用印度老山檀香阳木为主要原料配制的合香,它的作用就能起到促睡眠的效果,而且效果特别明显,让长期失眠者很快就能入睡且不会做梦,让头脑也得到休息。而用印度老山檀香阴木为主要原料所调配的合香,能起到提神的作用,让人保持清醒,不会想睡觉(开长途车的时候在车载熏香器中使用)。它所依据的原理也是出自于道家阴阳相生相克之理:人类这个空间也分阴阳两面,人体在空间的阳面;人的元神在空间的阴面。阳属性的合香燃烧后,香气及烟形成的阳气场依附在人体周围,隔开了夜晚人体周围阴气的场(夜间的环境,室内室外都一样,阴气的场大于阳气的场),人的元神得不到阴气能量场的补充,他就会想睡觉。用同样的原理可以推理出为什么檀香阴木配的合香会让人保持清醒不想睡觉。

 

香道之所以称之为香道,是因为它依据道家的阴阳相生相克、五行相生相克、阴阳五行与人体各部位对应关系的理来调配并达到养生及祛病的目的。一位专业制香者,如果至今不知道如何区分植物的阴阳属性,不知道阴阳五行与人体的基本对应关系,建议还是先补习一下传统文化的基本知识,免得制作出来的产品误人误己,损害自己及他人的身体健康。我再举个简单例子,说明香材分阴阳的重要性。如下图:

一个“福”字的篆香

说明:这是一个“福”字的篆香,很多香道师喜欢做这个篆香,在客人来品香喝茶时,烧这个篆香,祝福客人。可是大家想过没有,如果这个香粉是用阴木香材为主要原料组成的,或是单一的阴木香粉(如崖柏粉),烧这样的“福”字篆香,等于是烧“阴福”给客人,那跟诅咒客人没什么两样,而且它的严重性还不止这些。

 

我在刚学习熏香及调配合香时,还不怎么明白阴阳相生相克之理的运用,对某些香材的熏香特性还不是很了解。曾经用纯阴的崖柏粉为主要原料调配了一种合香,并制作了这个“福”字篆香做试验,点燃。那天在我的工作室中还有一个年轻人,我们俩人一起品这个篆香。在“福”字篆香燃烧到三分之二时,我们都感觉到脑袋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那个年轻人还感觉四肢无力,人很难受,后来他就离开并回家睡觉了。当天晚上他就发高烧不退,浑身到处都疼,大病了三天才恢复过来。后来我才明白其中的原理,因为由纯阴的香气构成的能量场,依附在常人身体的表面之后,人体中的病气、业力团之类的东西就会被阴气的场吸引跑到人体表面上来,就造成人生病了。也还好那是一个年轻人,如果是一位身体比较差的老年人,有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另外一点,常人的生命进程都是不稳定的,随便烧“阴福”给别人,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所以,“福”、“禄”、“寿”、“吉”等篆香字,虽然都是吉利的字,但却不能随便乱烧,特别是香材阴阳不分的情况下,还是少做为好。

b10

注:

 

  1. 奇楠沉香是沉香中的“王者”,它的形成过程至今仍众说纷纭。笔者研究认为,奇楠沉香是白木树被中轻度雷击后,经过长时间结香形成的。由于山南边树木的木质比较疏松,它被雷击后裂变的程度会大,白木树逐渐分泌出油脂形成树心油,最后就形成了奇楠沉香。奇楠沉香由于是雷电原因促使阳木中的树心油结香,所以它不仅阳气充沛,又油性十足。它的粉用手轻轻一搓揉,就能结成一团。放在嘴里咀嚼,能感觉出微辛微辣。奇楠沉香对急性心血管病、脑血管病能起到急救及缓解的效果,发病时迅速取出奇楠沉香粉放在嘴里咀嚼吞服或和水吞服,症状能马上缓解。

 

以下是一串沉水的奇楠沉香手串,它上面粘有粉末是因为平时保存在同种类的奇楠沉香粉之中。李时珍《本草纲目•木部•沉香》中说的:“(海南)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这说的就是海南的奇楠沉香。普通的沉香在明代不可能达到一片万钱的程度,因为那时候的森林资源丰富,环境并未受到破坏。到了现代,这种沉水级别的奇楠沉香手串,一克至少也在五万元人民币以上。

现代这种沉水级别的奇楠沉香手串,一克至少也在五万元人民币以上。(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2.《礼记•祭法》:“燔柴于泰坛(祭天之坛,在王都南郊),祭天也。”现代一些研究香道的学者将“燔柴”理解成了古人烧柴火使烟上升来祭天,《香道师》教科书中也这样认为,因此第2页描述:“早期的祭祀用香主要是以燃烧香蒿、柴木。”这是把璀璨的西周文明想象成了未开化的原始社会了。而据唐朝的经学家孔颖达疏:“谓积薪于坛上,而取玉及牲,置柴上燔之,使气达于天也。”北宋经学家邢昺疏:“祭天之礼,积柴以实牲体、玉帛而燔之,使烟气之臭(音义通‘嗅’)上达于天,因名祭天曰燔柴也。”这与《诗经•大雅•生民》中所说的:“其香始升,上帝居歆。”是一个意思。

 

另外在《诗经•大雅•生民》第七章记载:“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軷,载燔载烈,以兴嗣岁。(大意:准备好即将祭祀的一应事物,取香蒿烧烤祭牲的脂膏,使其香气上达于天。又烧烤公羊以祭道路之神,将牲肉里外烤熟,使其馨香远闻,上达于天,上帝尚飨之,保佑我国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孔颖达疏:“乃取萧之香蒿,与祭牲之脂膏,而爇烧之于行神(道路之神)之位,使其馨香远闻。”这是讲用晒干的香蒿草,点燃后烧烤动物油脂使食物的香气合蒿草香远闻。后面三句据孔颖达疏:“其祭軷(祭路神)也,取所祭之肉则傅火而燔之,则加火而烈之,以为尸之羞。”也就是燔柴烤肉,使其天然香气上升,上帝居歆。祭祀过后部分烤肉作为“尸(代表神主或先祖受祭之人)”的食品(天子祭祀时,尸由上卿充当)。由于历朝历代都有祭祀,流程均依周礼的要求,改变不大,因此孔颖达对祭祀的注疏还是可信的西安公司起名宋晓涛。

 

所以,认为周朝时期祭祀时用香蒿及柴木当香来祭祀,是对经典的误解。其实查《汉语辞典》“燔柴”一词,也可以得到正确的解释。

 

  1. 唐•徐凝〈苏小小墓〉:“水如香篆船如叶,咫尺西陵不见郎。”宋•黄庚〈寒夜即事〉:“读书窗下篝灯坐,一卷离骚一篆香。”宋•陆游〈成都岁暮始微寒小酌遣兴〉:“革带频移纱帽宽,茶铛欲熟篆香残。”宋·李清照〈满庭芳〉:“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

西安风水师宋晓涛@西安

 

文转自网络,大部分内容来自朝晖香道微博。